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A级通缉令涉黑美女:19岁千万婚礼嫁土豪,公公是古交现实版“南霸天”

2019-07-29 点击:1863

  

  来源:奇娱乐

  原标题:A级通缉令涉黑美女:19岁千万婚礼嫁土豪,公公是古交现实版“南霸天”

  中国是一个法制社会,任何事都是以法为先,违法必究,但是,在法制如此完善的制度下,仍然有人利欲熏心,视法律尊严于不顾,组织黑恶势力,胡作非为,对抗法律,干出了令人发指的事件。而国家对此类违法行为的打击,就从未间断过,扫黑除恶,任重而道远!2019年7月24日,中国公安部发出了一则A级通缉令,向全社会公开通缉50名涉黑在逃犯,对提供线索帮助公安抓捕在逃人员的市民,公安部给予奖励10万元人民币,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国家对扫黑严打的高度重视!“看到他们立即报警!”。

  

  在这份长长的通缉令中,排在第25位的是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子,她叫寇静瑶,88年出生,山西太原小店区人,她因涉嫌参加了黑社会组织,参与实施寻衅滋事,敲诈勒索等犯罪活动,被警方通缉。在整个通缉令中,恐怕就她最吸引人们的关注了,这不仅是因为她有姣好的相貌,还因为年轻女子涉黑事件,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心,在我们大家的认知里,黑帮分子当然都是穷凶极恶,为非作歹的壮男,像这样一位年仅31岁的柔弱女子,竟干出了黑恶的勾当,也难怪网友非常感兴趣了。

  那么她究竟是怎样成为了涉黑的打击对象呢?在她的身上又到底发生过怎样的故事呢?相信这都是大家很想知道的事,下面小编就为大家扒一扒有关她的黑恶家庭历史。在山西,如果提到寇静瑶,恐怕知道的人并不多,但如果提到她的公公耿建平,恐怕不知道的大概没有,他是山西古交首富,又叫耿四心,在当地是跺一脚大地都要抖三抖的风云人物,2018年耿建平因为涉黑被抓,寇静瑶是他儿子耿威龙的媳妇。

  

 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,在耿建平这样的家庭背景下,寇静瑶每天都耳濡目染着这个家庭的黑恶事件,就很难幸免不掉进了这个黑墨水大染缸里,最后成为他们的一员。寇静瑶是12年前嫁到了这个家庭的,那时她才19岁,结婚那天是2007年11月12日,这一天,还是耿建平新厂开业的喜日,可谓是双喜临门,因此耿建平极其看重这个日子,当天的庆典规模,隆重到令人咂舌,当地人无不拍手称奇道:“真是百年难遇。”

  

  为了把儿子的婚礼办得隆重奢侈,耿建平是不惜砸下重金,花了巨资请来了中国著名歌唱家蒋大为,以及草根歌王阿宝等其他明星大腕,前来助阵,婚礼前一天以及当天的连场演出,那是绝对空前的热闹,作为一方土豪,儿子婚礼的酒席那也是数之不清,为此,耿建平还特意请来了著名江南餐饮集团的全部厨师和服务员,酒席分四次进行,据传共有160余桌的流水席,人们在吃酒的同时,还可以观看着各种精彩的节目。

  

  迎亲队伍由12辆悍马开道,随后是作为嫁妆的3辆豪车,一行车队那是浩浩荡荡,鼓乐喧天,他们每经过一个村庄或街镇,都会停下放鞭炮送喜糖,在人们不断的称道中,显尽了土豪那让人羡慕嫉妒的风光。寇静瑶在这种别人根本无法攀比的婚礼中,被迎娶进了耿家,当时的那种满足感,使得她就像在做梦一样,飘飘然然。据知情人透露,这场豪华盛大的婚礼,光是各项开支就超出了500万,再加上陪嫁的3辆豪车,整场支出已经突破了千万。

  

  对于如此奢侈的大办婚礼,民间有说耿建平是在显摆,是在向社会展露自己的土豪身份,但耿建平却不这么认为,他说自己小时候家境十分贫寒,那真是穷怕了,现在有钱了,当然不能让儿子过苦日子,他的婚礼也一定要给办得风风光光,热热闹闹的。耿建平用千万元高调地为儿子举办婚礼,按他说的小时候很穷,如今他的巨大财富又是从何而来的呢?身在山西,很多富豪的发家史都离不了煤炭业,耿建平当然也不例外。

  

  山西煤炭业的兴起,起步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当时做这行的人还不是很多,但是巨大的暴利致使很多人都把眼光瞄准了这块肥肉,头脑灵活的耿建平当然也嗅到了肉香,他凭手段抢下了一块地盘,在八九十年代的中国,社会治安非常不好,黑恶势力泛滥,很多有钱有势的人,他们的所谓江山,都是凭武力打下来的,那个年代,人们有句口头禅,说“能用拳头解决的事,那就不是个事!”,当时的社会景象可见一斑了。

  

  耿建平有了地盘,他的黑煤窑也就顺顺当当地开了起来,黑煤窑生意主要是靠私挖滥采来牟取利益,当时国家对此类煤窑的管控并不十分严格,这个漏洞无疑也成了一些人发财的好机会,既然是非法开采,当然他们也少不了寻求保护伞,对于这点,耿建平做的比别人尤其精明,花在这上面的钱,他根本就不吝啬,因此很多官场上的人都极愿意与他打交道,有些事不说开来,大家也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此后,耿建平偷税漏税据说有3000多万,因为此事他遭到警方的抓捕,不过雨声大雨点小,此事后来是不了了之,没有了下文。

  

  耿建平不是山西第一个做黑煤窑生意的,当时的势力范围并不大,因此他知道要想做大做强,就得必须先仰仗别人,利用别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,当时的山西首富张新明,其生意如日中天,在山西白黑两道都是很吃得开的人物,耿建平不失时宜地投靠了他,在张新明的引荐下,做事极其圆滑的耿建平,很快就与众多大权在握的官员建立了关系,有了这层关系,做事就简单多了,靠这些人的“帮忙”,耿建平获取了很多煤矿的承包权,因此,财富的积累也是越来越大。

  

  有了庞大的关系网,有时做生意并不需要实干,一纸空文就能获取巨额财富,耿建平一生都在骄傲的一件事,就是与华润公司做成的一笔交易,他仅凭与古交市邢家社镇政府的一份秘密协议,就毫不费力地从华润公司,凭空拿走了一亿七千多元,这是怎样的一笔见不得光的生意哦?其中到底掺杂了多少利益关系和权力关系,我们无从知道。因为这些关系,耿建平不再满足于黑煤炭生意,他还把抓钱的手伸向了交通,批发零售,互联网等其他领域,据民间传闻,耿建平垄断了从古交到太原的交通,全程22公里始终无法开通公交车。

  

  这是为什么呢?原因很简单,耿建平不同意,因为这条线上有40多辆大巴车,都是他耿建平的,平时坐公交车仅要几元钱,而坐耿建平的大巴车,票价竟高达18元,对此,所有村民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,谁也不敢得罪耿建平,谁也不敢向上面反映这一情况,为什么不敢?当然是害怕耿建平的“武装队”了,为了巩固势力,打击不服从自己的“刁民”,为富不仁的耿建平组建了一支专供自己使用的“武装队”,其核心成员人物以其子耿威龙为首,这支如狼似虎的队伍,专门以武力为耿建平扫平一切障碍和麻烦。

  

  稍有对耿建平不利的人,必会被这些人进行恐吓和殴打,其手段极为残忍毒辣,被他们打伤打残的人不计其数,其中被打成残废的就多达100多人,这样的黑恶势力行为,当然也激起了民愤,但却是敢怒不敢言,谁也不想招来无妄之灾。如此之多的人被他们打成了残废,却没有一个人去起诉他,因为如此,耿建平也变得更加的胆大妄为和有恃无恐,在耿威龙为首的武装队行凶时,他的妻子寇静瑶也曾多次参与,用恐吓和殴打行为进行了敲诈勒索。

  

  有道是多行不义必自毙,种什么因也会结什么果,耿建平种下了恶因,他们一家也必将得到法律的严惩。2018年,中国强大的扫黑风暴,席卷了山西省,作恶多端的耿建平闻到了风声,竟脚底抹油开溜了,8月17日,太原市公安局发布了追捕通告,对在逃人员耿建平涉嫌领导涉黑组织犯罪,进行公开追捕,并悬赏10万元,在通告一个月后,这位古交现实版“南霸天”耿建平就被抓捕归案,等待他的将会是法律最公正的审判。虽然他的儿媳寇静瑶现在负罪潜逃,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,她所欠下的“债”也一定是要还的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责任编辑: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阅读 ()

  投诉

日期归档
金沙真人赌博官网 版权所有© www.niuqi.org 技术支持:金沙真人赌博官网 | 网站地图